若无痕

鸽子鸽子,咕咕咕咕。

我没有咕咕咕,其实我写完了,但是马上开学太忙了还没来得及修改,国庆一定可以预售……QAQ我明天就去苏州辣!

再给我一两天!!我我我,一定能写完……QAQ

新电脑入手,趁它更新,我也更新……

更新已经要被遗忘的浮华,我一定不鸽嘤嘤嘤。

写了个狐妖叶和凡人喻。

“小家伙,一千年过去了,你的琴……还是没什么长进。”

“弹支曲子吧。”

八月一定把浮华写完,不鸽不鸽!

咕咕咕……(

在迪士尼排队的时候:1551好累好热让我回酒店。

玩项目的时候:人间值得!值得!我还能继续!

武将×书生

以前的脑洞,写着玩儿,不是叶喻。

*******

书生是个真的书生,他家里世代念书,可惜文曲星总是偏了那么点儿,恰恰好从他家屋顶飘走。据说书生的祖辈是当过大官的,以前还供着那块笏,结果供着供着丢了,现在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了。

总之自打丢了笏,祖宗没准儿也闹脾气了, 愣是让他们一家都断了仕途。不用往上推,书生的祖父当年也是书生,寒窗苦读好多好多年,是个远近闻名的大才子,踌躇满志进京赶考,结果那年有个人舞弊,书生的爷爷碰巧被挤出去了,在那之后再也没进过殿试的门槛儿。再说书生的父亲,也是寒窗苦读好多好多年,一朝意气风发进京赶考,结果吃坏了肚子,强撑着答完卷子,自然是名落孙山,身体还就此落下了病根,再没那精神头赶考了。

于是如今轮到书生了,书生刚及弱冠,才华横溢,远近的夫子都说他是个奇才,要是运道好点儿,没准能做个状元——可惜这话有点不讨喜,书生一家最缺这玩意儿了,气得书生爷爷拄着拐杖要出去走人。

书生不当回事儿。他年轻,正好一腔热忱要报效国家,于是背着行李牵着马上京城了。马不是什么名贵的种,不过在他们那儿也算是好马了,吃得少跑得快,还温顺,书生沿着路走出他们那个小破村,看着眼前一片祖国河山,忍不住心潮澎湃想吟诗二三。

有的人当官儿是为了发财,再要么也得是扬名显亲光宗耀祖,书生都不是,尽管这两条他都挺需要的。书生是个一根筋儿,他的满肚子墨水,那都是为了太平盛世,海晏河清。

离官路近的地方有条大河,书生以前看过地理图志,这是条无名河,但是气势汹汹一路东流,似乎也没人想着给它起个名字。谁会费那个心呢?这河渡不了人,捞不到河鲜,还得防着涝灾,谁愿意啊。

这条官路一般不走人,书生不走这条路,但这次他看见河边有个人。

一个人,一匹马。那匹马瘦得很, 书生的马算是面条了,那马还能瘦一圈。马旁边坐了个人,支着下巴看着呼啸的河水,书生才感慨过的壮美河山瞬间成了苍白的背景。

那是一种说不出的落魄和萧瑟。

“风萧萧兮易水寒啊……”书生咕哝着,这诗不吉利,他不敢咒人家,可是这一时半会儿,他那点文采实在不够用。

毕竟和这天地比,他书生不知道在哪个角落呢。

感觉自己已经不会写东西了QAQ