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无痕

鸽子鸽子,咕咕咕咕。

【周江/暴露年龄系列x】谁是谁的谁

其实感觉这首歌还好咯[。]
谢谢观看[..]
Maybe是相爱相杀.
以及贵圈乱极了[......]
有脏话小江出现[ni gun]
还是适合这种操蛋文风.

*******

困兽而已,何苦相争。

*******
“呸。”江波涛啐了一口,他被粗麻绳捆着,被遗忘在潮湿阴冷的地窖里,长久不见日光让他肤色苍白,阴冷的空气侵蚀到他身体里,让他每个关节都发痛。

大概没有被遗忘的唯一证据就是还会有人给他送饭送水,送来的饭食样样精致,可江波涛看着就是想吐。他们是知道的。长久没有进食的江波涛看见美味佳肴,早就被折腾的不像从前那样健康了,愈是美食就愈是让他恶心。

他只喝水,不吃饭的原因还有一个,那样进食的姿势太难看了,他像是一只被迫臣服的狗一样,毫无尊严,毫无人格。江波涛说不上多清高,但是这点骨气也还是有的。

“妈的。”他这么骂了一句。江波涛没想到周泽楷真能这么对付他,当初吹枕边风的时候他可还是个温柔体贴的情人,结果现在还不是说翻脸就翻脸,哪里有旧情可言。

江波涛靠在湿冷的墙上,头痛欲裂。

他初入轮回的时候还什么都不懂,道上的规矩半真半假懂得一点,然后?然后他就被人抓着去了轮回。说来他也是冤,谁知道轮回那天兴致那么高,偏偏就逮着了他这个犯错的。

那能怎么办呢?江波涛做出一副笑脸,半拖半拉被拽进了轮回。说实话,轮回呆的地方也挺有情调的,这是出乎江波涛意料的。

一个酒吧,正经得不得了,结果是人轮回的根据地。吧台处的一个一直低着头的调酒师微微抬头看了看。

“怎么?谁?”他拿起一个高脚酒杯,眯着眼看了看,“……抓错。”

江波涛:……

钳住江波涛的两人赶紧放手,毕恭毕敬地站在一边。江波涛揉了揉手腕,心里嘀咕了一句欺软怕硬以后也规规矩矩站好。

“……不走?”他皱着眉问,“放你了。”

“江某初来乍到,先前若有什么冒犯,只道一声对不住,还请大人大量。”江波涛这话说得有点咬牙切齿,他倒不是多小气,就是莫名其妙被这么对待有点窝火而已。

他慢吞吞地在酒杯里倒了点红酒,然后毫不在意地扔在地上,暗红的液体溅出,有一些落在他白色的衬衫上,微妙的压迫感让江波涛忍不住后退一步。

“那么……你想?”他从吧台后面走出来,修长的身形被裹在贴身的衣服中,整个人带出了一副懒散的气质。他站在江波涛面前,凭着几公分高的优势微微低头。

“补偿?”

“不需要。”江波涛轻咳一声,却觉得气势上自己已然输了半截。

“那来轮回吧。”他开口邀请,“周泽楷。”

“为什么?”江波涛反问。

周泽楷露出一个极浅的笑容:“猜?”

江波涛:……。

猜你妹啊猜。江波涛腹诽。

“哟,小周这是看对眼了?”方明华撑着桌子好奇地问,“来来来,新人有前途。”

江波涛:……怎么跟逼良为娼似的。

周泽楷回头看了眼方明华微微摇头,方明华立即会意,打了个响指,不知哪儿窜出来的杜明端着一盘东西放在了吧台上。

“哎新人啊,这是轮回这儿的规矩。”方明华拍了拍手,指了指盘子上的墨蓝色的瓶子和注射器。

江波涛表情一瞬间僵硬。

高纯度海洛因,加上静脉注射……那么真的是一入轮回不复出了。

方明华挑着眉似笑非笑看着他,周泽楷的手扶在吧台上,江波涛身后两个人还蓄势待发。似乎没有可以拒绝的余地了呢……江波涛在心里叹口气,伸出了手。

“噗。”周泽楷忍不住笑了。

“哈哈哈,爽快。”方明华收起东西,“轮回是正经地方,不拿人命开玩笑,既然也是个明白人,那就好办了。”

说实话……江波涛觉得他好像上了贼船一样。

而事实证明,他上的就是贼船。后来还上了贼船船长的床。

周泽楷对江波涛甚是满意,拉拉小手什么的都特别自然,情至深处吧唧一口,这就导致了枪王大大什么都没说就抱得美人归。

江波涛看着枕边人唉声叹气道不值不值,虽然他不是大姑娘,可是连点Romance都没有就被拐走未免太不甘心。这时候枕边人忽然醒了过来,压着他居高临下问:“浪漫?”

然后江波涛身体力行地感受到了枪王大大独有的浪♂漫,在那之后他就彻底没有了胡思乱想的力气。

当然周泽楷是个男友力满点的人,江波涛想要浪漫?他挥挥手包下一艘船和江波涛度所谓的蜜月去,大概就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具体点就是体验一下You jump,I jump的感觉而已。

装逼遭雷劈啊。

至于江波涛本人怎么看这次旅行,那么就不得而知了。

他在轮回的日子过得很舒坦,连人都被宠得懒了不少,如果可以的话,他一点都不介意这么一直过下去。

当然,所谓人生就是这么充满了变数的。不给你开个玩笑多说不过去呢。简直都不好意思说活过。

而且没有人会不犯错,江波涛又只是万千凡人中的一个,自然也难逃一错。

把柄被人拿捏在手里,只能任人宰割,江波涛懂这个道理,所以警察扣下他父母做要挟的时候,他也只能骂一句枉为正派。

轮回和家人,周泽楷和父母。孰轻孰重呢?

江波涛动了一下腿,疼得慌。做坏事儿总是会被人发现的,风水轮流转,报应说来就来了不是吗。

怨不得别人,再来一次江波涛确信还是会那么选择的。江波涛瘦得不成样,衣服松松垮垮挂在身上,他闭着眼有气无力:“我日的周泽楷……还真他妈狠得下心。”

他怎么狠不下心。当初能吹枕边风的江波涛和如今这个背叛轮回的江波涛可不一样。至少周泽楷喜欢的是前者。

江波涛想过逃跑,但是他逃不掉,他解不开束缚住自己的麻绳,也打不开锁住自己的铁门。

他从未觉得自己的如此的没用,然后他就想起来了周泽楷对他的好。是很好,但那种纵容宠溺无疑是在无形中折断了他的翅膀,让他现在根本飞不起来。

黎明来了。他又一次睡去。

江波涛不知道外面渐升的朝阳的光辉落在了他所在的地窖里,外面开了一扇窗,周泽楷站在了铁门口。

那是很狼狈的江波涛。狼狈到什么程度呢?

周泽楷走上前,在他面前单膝跪地。

为什么呢?他问道,可是谁会回答他。

周泽楷把江波涛拦腰抱起,分量已经轻得不可思议,也是,不吃东西这么多天,早就瘦得不成样了吧?江波涛似乎没有醒过来的意思,周泽楷也不在意,抱着人就往自己房间走。

他的房间,还留有证明江波涛存在过的痕迹。比如床上的枕头还有两个。他把江波涛放在了床上,轻轻解开了绳子,被捆绑太久的地方已经出现了勒痕。

“醒醒。”周泽楷推醒了江波涛,看见刚醒的江波涛露出迷茫的双眼,片刻后里面又变成一片死寂。

“周老大这是什么意思。”江波涛活络了一下手腕,尽量让语气冰冷,可事实上却是有气无力。

周泽楷的手还搭在江波涛肩上,闻言也只是微微摇头:“照顾你。”

江波涛狐疑地看着他,满脸的不信任,要说他这样怀疑实属正常,不过他现在是知道了,周泽楷虽然话少,但能坐上这个位子肯定也是个狠角儿,可怜自己以前不明白,看他对自己好便以为这只是爪子利了点儿的家猫。

这人,骨子里可是凶狠的老虎呢,看看之前那样说翻脸就翻脸的决绝样,江波涛现在也不得不防着一手。

像是为了增加自己的可信度,周泽楷贴着江波涛的唇来了个深吻,像以前他们无数次做过的那样。

江波涛被吻得茫然,周泽楷却在这时候对他说:“信我。”

那就再信一次吧。江波涛在心里这么想着,却不置可否地回答:“再看吧。”

本就是他的错,周泽楷又先做了小给了台阶,自己不顺着往下未免太不知好歹。

周泽楷用行动证明了他的话。他素来话少,不折不扣的行动派。他真的变得和以前一样对江波涛好,温柔体贴得让江波涛又要把他当做家猫了。可惜他不是。江波涛这么告诉自己。

他的确不是。

江波涛的身体渐渐养回来了,面色也已经重新有了正常的光泽,只是关节处的风湿算是留下了病根,治不得了。他听见周泽楷抱着他声音闷闷的:“对不起。”

他下意识地拍拍他,回说没关系。

这种情况以前出现过无数次,本以为从今以后大概是老死不相往来了,结果又偏偏在这个尴尬的时候重演了。

江波涛就想,不然以前都算了,好好过日子吧,爸妈反正也已经被救回去了,天地之间也唯有周泽楷了。

周泽楷说嗯。他咬着江波涛的唇,小心翼翼地吻他。江波涛任他动作,感觉到衣服被解开也没有反抗。

既然周泽楷要,那么他就给。江波涛感觉到周泽楷吻过自己的脸,灼热的气息一路向下。

江波涛想,随他去吧。

之前说过,可惜周泽楷从来不是家猫。

等到江波涛再次醒来的时候,他又被重新绑起来了,是周泽楷的手法。以前床上偶尔有情趣的时候,也会这么玩,现在虽然场地不合,方法也有所差异,不过江波涛就是认得出来。

这次绑他的变成了皮革,其实比起麻绳已经舒服太多。他可不认为周泽楷是兴致来了要跟他玩什么捆绑play。他又觉得心里冰冷一片。

别烦了成吗我谢谢.

评论(26)

热度(79)